要挖上满满一篮芦根。他们要让奶奶、爸爸、妈妈

时间:2019-08-13 作者:admin 热度:
  他们听到了船底与流水相碰发出的声音。那声音清脆悦耳,像是一种什么乐器弹拨出来的声音。 
  他们摇头晃脑地咬嚼着,雪白的牙齿,在阳光下不时地闪动着亮光。他们故意把芦根咬得特别清脆,特别动人。 
  他们要进入芦荡深处,挖一篮又嫩又甜的芦根。 
  他们要挖上满满一篮芦根。他们要让奶奶、爸爸、妈妈都吃上芦根,尽情地吃。 
  他们一下子反应不过来,站在那里发愣。 
  他们有时甚至不知道她什么时候已经停止了朗读,直到老师说“我们再一起朗读一遍”,这才回过神来。   
  他们有滋有味地吃着,还互相推让着。吃着吃着,心满意足地睡着了。 
  他们有自己的活动范围,有自己的话,有自己的活,干什么都有自己的一套。白天干活,夜晚开会。都到深夜了,大麦地人还能远远地看到这里依然亮着灯光。四周一片黑暗,这些灯光星星点点,像江上、海上的渔火,很神秘。 
  他们在不安地听着外面的动静。 
  他们在大堤上坐下,开始吃力地交流起来。 
  他们在河边上坐了很久,月亮西斜时,才往回走。那时,露水已经很浓重,空气中的香气也浓重起来。不知是因为困了,还是因为香气迷人,他们都有点儿晕乎乎的,觉得整个世界都影影绰绰、飘浮不定。 
  他们在互相感叹着新米的香味。 
  他们在一片树林里停了下来。 
  他们找到了自家的房子。说是房子,其实就是残垣断壁。青铜第一个进入其中,他一心想找到葵花的书包,用脚在水底下试探着。每碰到一样东西,他都会用脚趾头夹住,然后将它们提出水面,或是一只碗,或是一口锅,或是一把铁锨。葵花看到青铜从水里捞出一件一件东西,觉得很有意思,也让爸爸将她从牛背上抱下来,战战兢兢地站到了水里。青铜每从水中捞上一件东西,葵花就一阵惊喜,并叫着:“哥哥给我!哥哥给我!” 
  他们这回没有躲到芦苇荡。妈妈说:“芦苇荡里有毒蛇,不能久呆。” 
  他们只好又驾着船往回走。路上,青铜没有力气了,就在船舱里躺了下来。葵花也没有力气了,在哥哥的身旁也躺了下来。 
  他们终于将石磙推到了打谷场上。这时,汗水将他们的眼睛腌疼了,一时竟不能看清眼前的东西。他们先在石磙上坐了下来。 
  他们终于有了第三座草垛。 
  他们走过村巷时,人们问他们一家子去哪儿,他们不作答,只管往老槐树下走。   
  他们坐在小窝棚门口,吃着从家里带来的干粮。只有轻风,四周不见人影,也不闻人声。海浪声也不及白天的大,草海就只剩下沙沙的声音。远远地,似乎有盏马灯在亮。爸爸说:“那边,可能也有人在租滩打草。” 
  他跑回来了。但,他只看到了牛和那一篮芦根。 
  他伸开双臂,不停地转动着身体。可是,除了芦苇还是芦苇。 
  他似乎很喜欢青铜这个男孩。他希望这个男孩能常常带着他的女儿去玩耍。见到他们在一起,他心中有一种说不明白的踏实与放心。但此刻,他就是想见到女儿。 
  他似乎走了很长时间,才走出这个村庄。回头一看,还是隐隐约约地觉得,好像要对这个村庄有一个嘱托。但,他又确实说不清要嘱托什么。他觉得自己心中的那番感觉,真是很蹊跷。 
  他说:“爸爸妈妈知道了,会打死你!” 
  他说:“不能告诉爸爸妈妈。” 
  他提着纸灯笼,走过油麻地镇的那条长街时
声明: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,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,未作人工编辑处理,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,欢迎发送邮件至:569980890@qq.com 进行举报,并提供相关证据,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。

相关推荐

派名执法官到他家里去。”阿特沃特告

为了取悦我 在你的申请书上,施纳德继续说,你填写的是弗雷蒙特高中。 在你申请透露之前不行。他一边说一边把报告反过来放在桌上。如果布莱克雷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