野上,晚饭前刚落了一场大雪。   树上发出一片笑

时间:2019-08-13 作者:admin 热度:
  他必须要搞清楚:这只鸭到底是野鸭还是家鸭。 
  他不会想到,那些鸭受了惊吓,将本来夜间要在鸭栏里下的蛋,在入栏之前不由自主地下到了河里。 
  他常常将眼珠转到眼角上,瞟着嘎鱼和嘎鱼家的那群鸭。 
  他朝他们悄悄地打着手势:“你们放心好了。” 
  他从草垛上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。 
  他从河边走过时,有几个人看到了他,问:“你网子里有个什么?” 
  他从水中挣扎出来。他看到了岸。他多么想最后看一眼女儿,然而,岸上却只有那棵老榆树……   
  他的赤足踏过积雪时,溅起了一蓬蓬雪屑。 
  他的头发,像草垛上的草一般,都被雨水冲得顺顺溜溜的。头发贴在他的脸上,几乎遮去了他的双眼。当雨水不住地从额头上流泻下来时,他却一次又一次地睁开眼睛,朝大河尽头看着。他看到了雨,看到了茫茫的水。 
  他的眼睛里含着泪水。 
  他的眼前,一会儿金,一会儿黑,一会儿红,一会儿五彩缤纷。 
  他的一双脚被雪擦得干干净净,但也冻得通红通红……     
  他低下头去,脑袋沉重得像一扇磨盘,下巴几乎勾到了胸上。他居然睡着了。梦中,是飘忽不定的葵花,是妹妹葵花,是长在田里的葵花…… 
  他放下竹篙,小心翼翼地蹲下,掬起一捧捧清水,将脸洗干净。就在他准备用衣袖去拭擦脸上的水珠时,他忽然看到了一番可怕的情景: 
  他俯视着大河、小船与女孩,而女孩只能仰视着他。那时,蓝色的天空衬托着他,一团团的白云,在他的背后涌动着。她看不清他的眼睛,却觉得那双眼睛特别的亮,像夜晚天空的星星。 
  他给纸灯笼换了一枝蜡烛,继续在桥上眺望着。 
  他还在笑,但已含了眼泪。他永远也不会说出这里头的秘密的。   
  他好像认识它:它就是那只公鸭。 
  他回头看了一眼,却拉着葵花朝与家相反的方向跑去。 
  他会用半天的时间看着清澈的水底:那里,一只河蚌在用令人觉察不出的速度向前爬行着。他会一下子折叠出数十只芦叶小船,然后将它们一一放入大河,看它们在风中争先恐后地漂向前方。其中,若有几只被风浪打翻,他会在心里为它们好一阵难过。他甚至有点儿神秘,使人不可想像。有人看见他在一口别人看来根本不可能有鱼的水塘中摸鱼,但却硬是捉住了好几条大鱼。有人看见他常常钻进芦苇荡,在一汪水泊边拍手,拍着拍着,就会有十几只鸟从芦苇丛里飞起,在他头上盘旋了一阵之后,落在水泊中。那些鸟,是大麦地人从未看到过的鸟,一只只都十分的好看。他似乎不太喜欢与大麦地的孩子们玩耍,也不特别在意大麦地的孩子们愿不愿与他玩耍。他有河流,有芦苇,有牛,有数也数不清的、不知道名字的花草与虫鸟相伴。大麦地的一个孩子说,他曾经看见过青铜张开手,掌心朝下,来来回回地在一片蔫头耷脑的草上抚摸了几下,那些草一根根地直立了起来。大人们不相信,孩子们也不相信,那个孩子说:“我可以发誓!”然后,他真的发了誓。发了誓,人们也不相信。那孩子说:“不相信拉倒!”但当大麦地的人总看见青铜独自一人在田野上走来走去——走来走去的,手上就会有一串用柳条穿起的鱼时,也觉得这个哑巴有点儿不同寻常。 
  他将吹好洞的冰凌放在另一只小盘子里。冰凌落进盘中时,丁当有声。 
  他将瓦盆中的野鸭肉倒入一口锅中,放了半锅水,然后他在灶膛里点起火来。他要在全家人回家之前,煮出一锅鲜美的鸭汤来。 
  他觉得双脚暖和和的。 
  他看到河边上有条小船—
声明: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,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,未作人工编辑处理,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,欢迎发送邮件至:569980890@qq.com 进行举报,并提供相关证据,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。

相关推荐

派名执法官到他家里去。”阿特沃特告

为了取悦我 在你的申请书上,施纳德继续说,你填写的是弗雷蒙特高中。 在你申请透露之前不行。他一边说一边把报告反过来放在桌上。如果布莱克雷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