声,也不知是笑猴,还是笑这个在地

时间:2019-08-13 作者:admin 热度:
 
 
  使大麦地人感到奇怪的是,小女孩葵花一夜之间就融入了那个家庭,甚至还要更短暂一些——在她跨进青铜家门槛的那一刻,她已经是奶奶的孙女,爸爸妈妈的女儿,青铜的妹妹。 
  市长把这事当成了大事,当成了他的城市还有没有良知、还有没有责任感的大事。他要全市的人都知道这件事情:一个被遗忘在穷乡僻壤的女孩,终于又回到了她的城市。但市长反复叮嘱,要好好做工作,要对孩子现在的父母说清楚,孩子还是他们的孩子,只是为孩子的前途着想,才让她回城的。这样做,也是对她的亲生父亲的一个交代。他相信孩子现在的父母会通情达理的。他还亲自给村长写了一封信,代表整个城市,向大麦地人、向孩子现在的父母致敬。 
  市长是原来的市长,下台好多年,并且去了一个偏远的地方,在那里劳动。现在又回到了这座城市,并且再次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,再度成为市长。他在视察自己的城市时,又见到了城市广场上的青铜葵花。当时,阳光明媚,那青铜葵花熠熠生辉,一派神圣,一派朝气蓬勃。这青铜葵花,是他当年在任时就矗立这里的。触景生情,他便问:“作者在哪儿?”随行的人员告诉他:已经去世了——去干校劳动,淹死于大麦地村。市长听罢,望着默然无语的青铜葵花,一时竟悲上心头,眼里有了泪花。仅仅几年时间,这天底下发生了多少件天翻地覆的事情!他感叹不已。 
  事情似乎很快就要有着落了。 
  事实上,它比青铜想像的还要好看。望着葵花,青铜不停地搓着手。 
  收罢秋庄稼,青铜家就已决定:今年冬闲时,全家人一起动手,要编织一百双芦花鞋,然后让青铜背着,到油麻地镇上卖去。 
  树上、屋上、田野上,晚饭前刚落了一场大雪。 
  树上发出一片笑声,也不知是笑猴,还是笑这个在地上龇牙咧嘴揉屁股的孩子。 
  树头挂网枉求虾, 
  树叶像蝴蝶落在草丛里。 
  树枝上又跌落下去一个孩子——这回不是树枝折断,而是他笑得得意忘形,自己摔下去的。 
  谁都发现他瘦了,瘦成了猴。 
  谁家也没有表示希望领养葵花。 
  谁也不知道葵花是怎么渡过了大河,又是怎么来到葵花田的。 
  谁也不知道谁落水了。 
  水从牛的脑袋两侧流过,流到脊背上,被男孩的屁股分开后,又在男孩的屁股后汇拢在一起,然后滑过牛的尾部,与小船轻轻撞击着,发出咕嘟咕嘟的声音。 
  水动,草动,树上的叶子动,嘎鱼不动。 
  水面泛起浪花,水下显然有一个有生命的东西在挣扎。 
  水面忽然变得开阔起来,烟雾濛濛的。 
  水面上,突然一片寂静:所有的野鸭,都潜到水中去了。 
  水田里漂着青苔,水虽然是寒冷的,但青苔却依然是鲜亮的绿色,像一块块的绿绸飘落在水中,已浸泡了数日。 
  水田里有鱼,被冰封住了,想呼吸新鲜空气,就用嘴去吹冰,想吹出一个小洞洞来。结果是非但没有吹穿冰,还将自己暴露了。人低头去冰上寻找,见到冰下一个白色的气泡,一榔头狠砸下去,就将下面的鱼震昏了。然后再进一步将冰砸破,伸手到水中一捞,就能捞起一条鱼来了。 
  水田旁边是条河。 
  水中的野鸭或许听到了同伴的警报,纷纷从水中钻出。不知为什么,一只一只地都不在网中。它们出了水面,就拼命扇动翅膀升空。 
  说话到了这年的三月。大麦地的春天无与伦比。五颜六色的野花,一朵,一丛,一两株,点缀在田间地头,河畔池边。到处是油汪汪的绿。喜鹊、灰喜鹊以及各种有名的、无名的鸟,整天在田野上、村子里飞来飞去,鸣叫不息。沉寂了一个冬季的大河,行船多了起来,不时地,滑过白色的或棕色的帆。号子声、狗叫声以及采桑女孩的欢笑声,不时地响起,使三月变得十分热闹。大地流淌着浓浓的生机。 
  说完了,刘老师的眼前就站了一个戴银项链的葵花。 
  四面八方的人,还在一边吵嚷着,一边哧通哧通地朝这里跑着。黑暗里,有哥哥呼唤妹妹的声音,有妹妹呼唤哥哥的声音……有个小女孩大概是与带她来的哥哥走散了,站在不远处的田埂上大声哭着,并尖叫着:“哥哥!” 
  四面断墙,鱼被关在其中,不时地撞在墙上或撞在青铜与葵花的腿上,每撞一次,就猛地跃出水面。全家人都看到了:这是一条特大的鲤鱼! 
  四下里,是雨落在干草上的声音。 
  四月蔷薇养蚕忙, 
  四周是水,高高的一根水泥桩。青铜坐在上面
声明: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,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,未作人工编辑处理,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,欢迎发送邮件至:569980890@qq.com 进行举报,并提供相关证据,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。

相关推荐

派名执法官到他家里去。”阿特沃特告

为了取悦我 在你的申请书上,施纳德继续说,你填写的是弗雷蒙特高中。 在你申请透露之前不行。他一边说一边把报告反过来放在桌上。如果布莱克雷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