引了许多人,站在那里朝他们观望。

时间:2019-08-13 作者:admin 热度:
  青铜早有了准备,一边用双手死死抱住水泥桩,一边又用双腿死死夹住水泥桩,人就如同长在了水泥桩上一般。 
着两只大耳朵。 
  人越聚越多,男女老少,站了满满一场地,仿佛赶集似的。与赶集不一样的是,这里没有喧哗,最多只有小声的嘀咕。 
  日子就这样一天一天地流淌着。 
  日子像不在风雨时的大河,阳光下、月光下,一样地向东,一样地流淌着。 
  日子一天天地过去了,青铜一家人,朝朝暮暮,过得喜气洋洋。 
  日子一天一天地过去了,青铜开始思念妈妈、奶奶,还有大麦地,当然最思念的是妹妹葵花。他越来越觉得,大海太大了,草滩也太大了,大得让人有点儿受不了了。有时,他抱着草站在那里,心思如鸟,飞向了大麦地,手中的草便哗啦啦地落在了地上。 
  入秋,天光地净。 
  入秋以来,有一个消息,像一朵黑色的云彩,在大麦地飘来飘去:城里人要将葵花接回城里。 
  三个大人疑惑地望着他。 
  三个人坐在屋顶上,吸引了许多人,站在那里朝他们观望。 
  桑篮挂在桑树上, 
  嫂嫂梳成羊兰头。 
  上面说:“这事,再也没有商量的余地了。”上面让村长回去做工作,三天三夜说不下来,就十天半个月,反正人家等着。这事,是一层一级压下来的,是不可以不办的。 
  上头把村长拉到一边说:“没有别的办法,这事说什么也得做成。他们家舍不得让孩子走,大家都能理解。养条狗,还有感情呢,就别说是人了。去商量商量吧。把人家城里人怎么想的、怎么做的,都告诉他们家。有一点,要特别强调:这是为孩子好!” 
  上头的人看了一眼外面的人群,说:“今天也就只能这样了。”掉头对村长小声说了一句:“这事没有完,我可告诉你!” 
  上头的人说:“难也得办。” 
  上头的人说:“请大伙儿散了吧。” 
  上头的人推窗向外一望,问村长: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 
  上午考语文,下午考数学。她将那些在她看来一点也没有难度的卷子,考得一塌糊涂。 
  上学,是青铜的一个梦。 
  深夜,爸爸的号子声,在清凉、潮湿的空气中传播着,显得有点儿凄凉。 
  婶子就笑:“你个痴丫头!快点儿捡吧,有的是,足够婶子捡的了。” 
  婶子们将她的钱,在她衣服里边的口袋里放好,还用一根别针将口袋口别上。   
  婶子们说:“葵花,都被你捡去了,也留一些给婶子捡呀!” 
  婶子笑着:“你就这么放心婶子?” 
  声音很大。 
  声音很小,都被潮湿的泥土吸走了。 
  石磙是牛拉着碾稻子、麦子的,很沉重。兄妹俩需要用全身力气,才能将它推动。他们倾斜着身子,将它一寸一寸地朝前推着。虽然慢一点儿,但它毕竟是朝前滚动的。 
  时间到了,刘老师轻轻推了一把还在疑惑的葵花。 
声明: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,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,未作人工编辑处理,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,欢迎发送邮件至:569980890@qq.com 进行举报,并提供相关证据,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。

相关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