儿!我找回了我的灵魂,那就是你!"

时间:2019-08-16 作者:admin 热度:
  "在哪里吃的?"妈妈问,语气仍然是温和的。
  "在你们看来,我们也是落伍者了!"孙悦笑着说,很有点感伤的调子。
  "在什么地方吃的?"
  "在同学家里
  "这荆夫的宿人之间播下了过多的怨恨,划下了过多的裂痕,现在需要用谅解和友爱来弥补、融合。我相信,总有一天,她会同意我的看法的。
  告诉我这一切的一切吧,
  各人体味着吴春的话,没有人笑。
  给他们安排床位的时候,知道他们都没带蚊帐。天晚了,学校的帐子借不到,我就把赵振环安排在一个回家休假的同学床上,把自己的帐子给了孙悦。
  怪谁呢?我不过是对他讲讲中文系一些教师对孙悦的反映:生活上太随便,同时和何荆夫、许恒忠两个人接近。许恒忠常常到她家里吃饭。何荆夫住院以来,她也不断派女儿去送吃的,医院里的人都把憾憾当做何荆夫的女儿了。哼,孙悦呀!你平时一副正儿八经的样子,见了我就侧目而视,好像是我把你孙悦给连累了。你自己不也是这个样子!我最看不起这种假正经的人。可是奚流偏偏十分看重她。他总认为她比我能干,让她负责一个系总支,又是"双肩挑",而我却只是党委办公室的一般干事。
  关于何荆夫,我能讲些什么呢?过去我不认识他,现在也只知道他的名字。陈玉立讲的那些能算数?我叫她给我写个纸条作参考她都不肯。可是她却在各种各样能够说话的场合去说何荆夫的坏话,而且必定捎带上孙悦。我简直不明白,是何荆夫得罪了她,还是孙悦得罪了她?不管她,我还是写上"据反映"。将来要问:据谁的反映?我就说,据陈玉立的反映。她那天在党委会上讲的我也作了记录。又不是我一个人听到的。
  广东的朋友一直对厚英非常支持。为她出书,给她提供养病之所,还邀请她到汕头大学做客座教授,让她受伤的心灵有一个休憩之所。
  果然,不等我开口,何荆夫就说:"不行!这不是什么个人关系问题,应该通过组织手段解决。"
  过生日?是的,一切都记起来了。昨天,公元X年X月X日,是我--A省日报记者赵振环的四十四岁生日。事事如意,事事如意。在我们家乡,"四"是个吉利的数字。我的同事和朋友王胖子说,应该好好地庆祝庆祝。理由有三:第一,在十年浩劫中,我是得天独厚的幸运儿,没损失一根毫毛,不像他这个造反派头头,到现在审查才刚刚结束,还没有分配工作;第二,我有一个美满的家庭,妻子冯兰香是出名的美人儿,又温柔体贴。女儿环环聪明伶俐,很有舞蹈天才。还有两间不错的住房;第三,我现在在报社的"行情看涨":总编辑欣赏我的笔头快,又刚刚加了一级工资。一顶不大不小的乌纱帽正在我的头顶上飞舞,眼看就要罩住我的满头白发。这真是:事事如意,事事如意啊!兰香(现在我完全清醒了,明白我一向是这样叫她的)十分赞赏王胖子的意见。她拿出了自己准备买大衣的钱为我置办酒席。我心里十分清楚,他们都是要讨好我。王胖子希望我在总编辑面前给他美言几句,以便让他回到采访部。兰香则害怕我抛弃她,或者梦里看见谁。有人向你讨好,这说明你还有点价值。不然的话,为什么上上下下有那么多爱听好话的人呢?我也难能免俗,从王胖子和兰香的讨好中感到一点快意。于是我同意:乐一乐,大家好好地乐一乐。让大家都来祝贺我吧:事事如意,事事如意啊!
  还是孙悦比我聪明。我相信,奚流更愿意娶她!可是她用"刺"保留了自己的选择权利,现在还会有人追求她......
  还应该给憾憾写一封信。我要对她说:"憾憾,我亲爱的女儿!我找回了我的灵魂,那就是你!"
  孩子,你的眼睛睁大了。像当年你的妈妈不能理解C城那样,你也不能理解我的话。
  孩子啊,孩子!别哭了吧!人总是这样的。生活总是这样的。每一个人的心都给扯成了许多瓣,这是毫无办法的。你还小。你生活在其中的那张网--社会关系,还只有清清楚楚的几条线。以后,这些线条会更密,更错综复杂。到那时,你也许反而不哭了,像我现在这样。
  孩子啊,孩子!你哭什么呢?我又在你的小小心灵里扯上了一根绳子,牵扯得你心痛,是吗?我懂得,孩子!你爱我,几乎不下于爱你的妈妈。你希望我幸福。可是现在,你所爱的人之间的幸福发生了矛盾......
  孩子的追根刨底的习惯在这里叫人多么难以对付啊!我只得再一次扯开话题:"憾憾,我们谈点别的好吗?在学校里快活吗?"
  孩子慢慢长大了,需要也越来越多。洗衣机之后应该是录音机,帮助孩子学外语......
  孩子伸出小手,抹去我的眼泪,安慰我说:"妈妈要去出差吗?你放心去吧!乡亲们会照顾我的。"
  旱烟袋!我的旱烟袋!她怎么知道我是想抽烟呢?我接过来,仔细地看着。烟袋杆的玉石嘴洗刷得干干净净。烟荷包换了一只,也是乡下的土蓝布缝的。我明白她为什么"扣押"我的旱烟袋了!她不会爱许恒忠!通往爱情的轨道马上就铺到我面前了,可我还在猜疑。老同学在一起谈谈心、吃吃饭,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呢?
  憾憾:妈妈,我要严肃地和你谈
  憾憾:为什么,历史首先压在我
  憾憾把头一扭,不回答我的问题,问我:"你也是妈妈的同学吗?""是的。""同班吗?""不。我比你妈妈高一级。""那你们为什么会认识?我们同年级的同学也不认识。""我们也是这样。""那你和妈妈是朋友,是不是?"
  憾憾到底见到她爸爸没有呢?为什么赵振环又留下一封信,又由何荆夫交给憾憾?每一个问题都牵动我的心,我又向谁去了解呢?
  憾憾的神情很有趣。她竭力装得严肃而矜持,可是她的脸却是道道地地的孩子脸。我们好像面对一个大木偶。不过,我们谁也没有笑她,都对她点头表示赞赏。只有孙悦假装生气地说:"你们看,我把她惯成什么样了?"
  憾憾的眼光变得柔和了。多么美丽的一双眼睛!完全像她的妈妈。我透了一口气。
  憾憾的眼睛亮晶晶的。我入团的时候也是这个样子。但是,我入团的时候,除了相信一切以外,什么思想也没有。憾憾就不一样了。
  憾憾的眼睛亮了。我越看,越觉得她长得像她妈妈,特别是一双眼睛。孙悦的眼睛对我充满魅力。我不懂,为什么那一双不大的眼睛能够蕴藏和传达那么丰富的感情。可是孙悦从来没有用这么亮的眼睛看过我。她要么狠狠地瞪着我,要么只对我短暂地一瞥。她把整个心都交给赵振环了。赵振环真是个大傻瓜啊,遗弃了这么好的妻子!
  憾憾的眼泪流下来了,把头扭到一边,不看我。我想走,站起了身。憾憾听到动静,立即把脸转向我:"你别走。"
  憾憾的这股固执劲儿也像孙悦。我还是不能回答你,孩子。你怎么可能理解过去发生的一切呢?
  憾憾点点头,伏在我怀里,再也不愿意把头抬起来。我的心往下沉。
  憾憾对何荆夫作了个鬼脸,何荆夫亲切地笑笑,然后对她说:"好了,闹够了。做作业吧!"憾憾听话地转过身去,不再看大人。
  憾憾对妈妈得意地笑笑,似乎对何荆夫对她的注意感到高兴和骄傲。她又嘻嘻笑了起来,一边笑一边说:"我觉得你们这些知识分子都是怪人。都有点神经质。像小孩子一样,一会儿吵,一会儿好的。稀奇吧?"
  憾憾果然在写信。给谁写的?我不得不离开窗口,给她拿一只信封。
  憾憾和奚望笑着离开了,孙悦坐在我的床前。幸亏这时我不是穿着病号服坐在病床
声明: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,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,未作人工编辑处理,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,欢迎发送邮件至:569980890@qq.com 进行举报,并提供相关证据,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。

相关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