样的折磨,先"走"了。我的母亲一病不起......

时间:2019-08-16 作者:admin 热度:
  除了这杆旱烟袋,父亲没留下什么纪念品。也没有人想到要纪念他,或者给他开一个追悼会。父亲实在太平凡、太渺小了。他所付出的巨大的牺牲,与历史有什么关系?历史永远只记载大人物的行动和命运。至于像父亲这样的人物,则只能包括在"人民群众"这个概念里。许多人都承认历史是人民创造的。然而,当他们去翻阅或书写历史的时候,他们在"人民"这个概念里,看见了几个有生命、有感情、有个性的实体呢?
  橱上的那只花瓶是新的。花是鲜花。原来放在那里的是一只大红的玻璃花瓶,是同学们送给我们的结婚礼物。插的是漂亮的塑料花。离婚那天,我把它摔碎了。我不喜欢留什么纪念品。
  创造。
  从出版社里回来之后,我立即找奚流汇报了。我本以为奚流会爽快地答应,至多要我起个草。不料他却说:"现在,党委的情况也很复杂!这几天'教授'、宣传部长、组织部长,还有其他一些党委委员,甚至一些系科的基层领导干部都来找我,不赞成党委的决定,说什么与党的政策不符,师生反应强烈。看样子何荆夫在群众中进行了煽动,对党委施加压力呢!听说孙悦,还有我那个宝贝儿子,都帮他说话。孙悦在错误的路上越走越远了。"
  从此,两个家时甚至难免走极
  当我拿好粮票,准备去小店吃饭的时候,我突然想到,应该邀她一起去的,可是她已经走远了。
  党委会里资格最老的委员首先发言了。他的头发白如麻丝。他有一颗善良的心。他的眼睛是那么真诚坦率。在那些动荡的年月里,我"保"过他,也曾经像女儿那样在他面前倾诉过委屈。他总是安慰我:"你还年轻,经历经历有好处。"我多么尊敬他!
  党委书热烈,很深沉。我们约定毕业后一起要求到边疆去,成家立业,开花结果。可是就在即将毕业的那一学期,党组织突然把我找了去,给我看了两封控告信,控告的是我的男朋友遗弃了"糟糠之妻"。写控告信的一个是他的"妻"--一位农村妇女;另一个是他的父亲--一位令人尊敬的老革命。这对我犹如晴天霹雳。他从来没有对我讲过这些事。我只知道他是一位革命战士的后代,因为生母去世,从小就寄养在老乡家里。解放后,虽然父亲认领了他,可是因为后母不能相容,他仍然住在老乡家,直到出来读大学。他曾经在我面前对我们的恋爱前途表示担心和忧虑,但从来没有说明真正原因。
  度日如年啊!我的弟弟忍受不了这样的折磨,先"走"了。我的母亲一病不起......
  对!这正是我喜欢何叔叔的地方。用我们中学生的话讲,我觉得何叔叔"不俗",而那个许恒忠,却叫人觉得"俗"。"俗",真"俗"!妈妈和何叔叔交朋友多好哇!要是拿爸爸和何叔叔相比呢?我爸爸比何叔叔好看得多了。爸爸两条细长细长的眉毛下面有一双细长的眼睛,双眼皮。鼻梁又高又挺直。嘴巴是长悠悠、薄悠悠的菱形。整个面架子的线条多么柔和啊!好像是最有功夫的画家画出来的,这位画家画的时候,手不曾抖动过,心不曾摇晃过,所以画出来的线条又滑顺、又匀称、又自然。可是爸爸有个性吗?在照片上一点也看不出来。妈妈从来不愿意和我谈爸爸。许恒忠还在我家里。烦死人了!
  对的。生活总是会给自己开辟道路的。我何必过于操心呢?
  对今天的梦,我更是想得很多,很久。因此它也就愈加奇特和完整了。我索性爬起来,作个文字记录。
  对了,还有你何荆夫会不会放过我。但我没有点头,也没有摇头。
  对了,自从那天妈妈不留他吃饭,何叔叔再也没有来过我们家。他答应和我交朋友的。我生妈妈的气。妈对何叔叔太没有礼貌了。妈不欢迎何叔叔,为什么又常常喜欢谈论他呢?前天,她批评我生活不艰苦,就说:"要是让你像何叔叔那样靠自己的劳动吃饭,你就会懂得应该怎么生活了。"我问:"何叔叔星期天来吗?"她马上把脸一板:"废话!他来干什么?星期天还不忙着去找对象?"我又问:"他的对象是谁呀!"她更不耐烦了:"烦死了!多管闲事!我怎么知道他的事!"不谈就不谈,稀奇!不是你自己先提起何叔叔的吗?哼!
  对她说?她最怕的就是这个!我真佩服有些人的想象力。他们为我创造了种种"劣迹",通过种种渠道,传到出版社去。而所有"劣迹"中,最劣而又最有"桃色"意味的一条,就是不择手段地拆散孙悦的家庭了。而且还有三部曲:争夺--与赵振环争夺情侣;挑拨--挑拨孙悦与赵振环离婚;灭敌--赵振环千里迢迢来看孩子,我把孩子藏了起来,把赵振环赶走。而孙悦呢,被派定的是朝秦暮楚,只顾自己的角色。
  对奚望的行动应该怎样评价?我不能说他是出于自私的目的,因为他对生他养他的祖国怀有炽烈的爱情。但是可以肯定,奚流如果是我的父亲,我就不会抛弃他。
  对于报纸上揭露的那些全国性大右派,厚英不甚了解,当然是相信报上所说的。但对于身边所发生的事,她却产生了疑惑。许杰是她们的系主任,而且是知名的进步作家,当时还担任民盟上海市委副主任,白发苍苍,老成持重,平时深受同学们的爱戴,现在却被指责为编造谎言攻击校党委。开始还有为他辩护的大字报,他自己也表示以人格担保,他所说的都是事实,而党委在公布他的发言时,歪曲了原意;但党委书记却站出来说,他以党性担保,党委绝对没有歪曲许杰的原意,于是批判升温了。一边是系主任,一边是党委书记,一边以人格担保,一边以党性担保,两者之间,到底应该相信谁呢?厚英困惑了,许多同学都困惑了。她和两位同学一起写出大字报,要求党委书记和许杰教授在大草坪上进行公开辩论,以明是非。这种西方式的民主思想,大概就是她大量阅读欧洲文艺作品所受的影响,真可谓"中毒"不浅也,其实它并不适合我们的东方国情。我们所奉行的,是《红楼梦》中的哲学:不是东风压倒西风,便是西风压倒东风。辩论云云,只不过是装装样子,实际上并没有平等发言的权利,因为民主只不过是手。段,而不是目的,为了要达到揪出"右派分子"的目的,就不允许对手有摆出事实进行申辩的余地。既然党委书记出来说话了,许杰的"右派"命运也就无可逃遁。于是厚英这张要求党委书记和许杰面对面辩论的大字报,就把自己处于十分被动的地位。
  对于孙悦刚才的激烈的批评,李宜宁没有争辩。她抓起孙悦的两只手在自己的手里轻轻地抚摸、搓揉着,好像对自己刚刚说过的话感到痛楚。
  多么晴朗的天!风停雨歇已经很久了。可是一切的一切什么时候才能恢复原来的色彩呢?不是靠粉刷和涂抹。骨骼要修整。肌肉要磨练。血液要抽换......可是你看孙悦,两鬓已经白花花了。
  多少次了?我自己打自己的耳光。今天写文章批判昨天的文章,而明天又来批判今天。认识我的人都问我:"你有几副嗓子?调门变得这么快!"我嘴里打着哈哈说:"嗓子只有一副,可是音域宽广,而且学会了多种发声方法,所以任何调门也拗折不了我的嗓子。"可是心里是什么滋味哟!每当这时我就想起电影《家》里高老太爷命令他的不肖儿子自打耳光的场面来:"打!自己打!"观众笑了,这个丑角!我也在扮演丑角。还有算帐的日子呢!交代主观动机,检查客观效果,挖掘思想根源,制定改正措施......每一次运动中都是这一套。每一次我都知道改不了的,永远改不了。果然检查的墨迹未干,我又"重犯"了。就这样,我慢慢地丧失了一个人民记者的责任感和光荣感,丧失了一个人的自尊和自信,我成了一个没有灵魂的工具,完全失去了我自己。
  而我是理解的。因为我曾经追求过,热烈地追求过。而且,在追求的路上摔了跤,一次又一次。于是,我学会了思索。
  耳朵轰的一声,心跳,脸热。陈玉立的话又在耳边响起。难道会弄假成真?和他?这个我对他只有同情的男人?我低下了头。
  耳朵已经火辣辣的了,现在脸也有点发烧。她说的是实情。"四人帮"横行
声明: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,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,未作人工编辑处理,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,欢迎发送邮件至:569980890@qq.com 进行举报,并提供相关证据,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。

相关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