会同意的!"奚望叹口气说,"

时间:2019-08-16 作者:admin 热度:
"我是说,我们订几条共同遵守的条件,以便把这个家维持下去。"我作了通俗化的解说。
  "我是赞成的。我不懂业务。但是我想出版社也有党委,我们应该信任人家。办事要符合组织原则嘛!"这是组织部长。奚流看也不看他。
  "我是怎么和冯兰香搞到一起的呢?......总之,是我对生活采取了玩世不恭的态度,我玩弄了自己的感情,也玩弄了自己的人格。......"
  "我说,任何人都喜欢漂亮的脸蛋儿。爱美之心,人皆有之。可是,对一个人来说,更重要的还不是脸蛋美不美,而是心灵美不美。何荆夫老师的心灵是美的。你懂么?"
  "我说了你们也不会同意的!"奚望叹口气说,"我看应该把事情摆出来,让全校师生来讨论。还可以给报社写信。C城大学这种死气沉沉的局面应该冲击一下!我不怕与老子闹翻,愿意把自己的见闻写出来公开。他至多不供给我生活费,我可以去作工。"
  "我听到一些关于何荆夫的反映。可以发言吗?"正在作记录的陈玉立问。奚流点点头,她就发言了:
  "我头有点昏,累啦!开会开的。"我说,"Ihavelivedtoday.'我爸爸在何叔叔家里等我,我不去,他会难过吗?"Ihave......"
可是影响还没有上天。何荆夫这么多年在外面流浪,你知道他都干了些什么?"我说着,态度也严肃起来了。奚望和何荆夫接触决不会有好结果。我在奚望身上已经看出了苗头。
  "我知道,你是难过的。奚望对我说过,你也爱我妈妈。是吗,何叔叔?"她说话的声音很轻,很轻。像是怕给人家听见。但是在找,每一个字都那么沉重啊!还有她的眼神!关切,焦急,不安,同情。这个小女孩啊,怎么会有这么复杂的感情?
  "我知道,我不配。我本来就是一个平庸的人。现在,我的市场价格比我的实际价值还要低。没有人会看得上我。我这一辈子也不想再做什么梦了。"他的声音里充满自嘲和酸苦。一时间,他好像老了十年!
  "我知道。我去给小鲲买衣服。我是单身汉,流浪的时候也为自己积了几个养老钱。可是你从今以后再也别做这些事了。我求你!"他的声音那么低沉,眼神那么诚恳,毫无记仇的样子。我放下剪刀。
  "我知道你不是为自己才写这本书的。你心里一定很难过。有什么话,你就在我面前说吧!把我当个朋友......"
  "我知道你恨我。"他说。
  "我知道你们不大谈得来。女同志心地狭窄。'文化大革命'十年的经历使我懂得,与自己的同志的团结十分重要。要不是有一批人死命保住我,我的命也送掉了。你和孙悦都曾经为我挨个受苦,今天应该像亲姐妹一样才对。枝枝节节的问题不必纠缠了,求大同存小异嘛!"
  "我知道你有这毛病,给你带了点中草药回来。何荆夫老师告诉我这药有效。他流浪了这些年,样样都学会了一点,顶上半个医生呢!"
  "我知道你主张fairplay。可是现在的中国行不通。积重难返啊!"他好像猜到我的心思。
  "我知道自尊和虚荣很难区别。也许我所说的自尊心只是虚荣心。但我现在难以'收起'。"她嘟囔着说。
  "我总觉得对不起你,好像是我使你受了这么多的苦......"她的头低下去了。
  "无非是一些卑鄙的流言蜚语吧!"我对她说。
  "吴春,你骂吧!我没有什么好说的。正是因为好多年听不到这样的痛骂,我才变成今天这个样子。我觉得我已经失去了自己。为了找回自己,我心甘情愿地接受你们的审判。骂吧,吴春!你就是打我,我也不会还手的。"
  "吴春本来已经快把他轰走了,老何却硬是要把他留下来。还叫他和自己住在一起。"他带着埋怨的神色说。
  "吴春来了,在谁家里聚会?"我转换了话题。
  "奚流的姘头孙悦"--一块写着这样字样的木牌首先映入我的视线,我几乎要窒息了。
  "奚流同志没有指使我。我什么也不知道。"她回答。声音很低,但语气很硬。
  "奚流整你是过分了。但你对自己又太客气。所以你今天才这个样子。你没有想到过自己应该对人民、对历史负责吗?以前过去了,今后呢?"
  "奚望,不许乱说!"何叔叔严厉地对奚望说。
  "奚望,你爸爸的身体越来越不行了,全靠这些高级补品。"玉立把那些补品一样一样拿给奚望过目。奚望抱着膀子,嘴角挂着讽刺意味的微笑,目不转睛地看着她,好像在看她变戏法似的。可是玉立还在唠叨:"我们两个人每个月的工资,都在这上面开销了。不然的话,也可以多给你几个零用钱。现在的大学生和以往不同了,又要穿戴,又要买书,比我们拿工资的人还阔气。所以,一家人也只能有一个孩子。"
  "奚望,你知道吧?这本书在出版社里引起了争论呢!我的一个在出版社工作
声明: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,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,未作人工编辑处理,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,欢迎发送邮件至:569980890@qq.com 进行举报,并提供相关证据,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。

相关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