特笑得岔气地跑来树屋

时间:2019-09-11 作者:admin 热度:
白光不断自体内轰到天际,但就在我几乎快要耗竭我所有的能量时,我看见狄米特的头颅竟已碎成灰沙。
  白光慢慢消失中,海门点点头,然后又点点头。
  白光炸裂!
  白狼,百年难得一见的狼族领袖。此时的山王有如森林的巨灵神,皎洁的白光飞萤在众人的眼前,像流水、像木棉花、像光雾,美丽的姿态让众人类忘却害怕,替之以不可思议的惊呼,盖雅爷爷沈默地祝福山王的决心,但多数犹太村人却不安地观察人类村民的反应。
  白狼?难道是指……
  白色的大野狼就像山王平日抚慰我家的大狼狗那样,弯下腰来,温柔地摸摸大黑熊的肚子,揉揉它肚子上的肥肉。大黑熊在白光的环绕下满足地站了起来,点点头,神情愉快地漫步离去,消失在树林的尽头。
  百公尺外的灌木突然被巨力轰倒,上百万只蝙蝠有如黑色的毒物向我们笼罩过来的同时,可怕的魔兽“恶魔水蛭”竟张大嘴巴从树林中爬来!全都是十几公尺长、比我们四人在两年前庞大许多的大怪物!
  拜托!搞不好我会死啊!我看着雨伞节在青色的大袋子中游移盘动,真是说不出的恶心。
  半小时后,阿义从楼下爬上了“穴”。
  半柱香过了,祖师爷困顿地站了起来,摇摇晃晃的。
  伴随叫嚣的,则是又一阵铺天盖地的爆击声。
  傍晚(是的,我们一直比剑到傍晚),师徒三人便玩起抛接大石的游戏。
  傍晚,狄米特笑得岔气地跑来树屋上找我。
  傍晚,我抱了台任天堂回家。虽然不是我的初衷,但也不由得对这台游戏机感到兴趣与好奇,所以我赶着回家试试。
  包围在层层树林中的巨斧村刮起了一阵阵温暖的晚风,草地软绵绵地随风摇摆,我闻到泥土里最原始清新的味道,听见星光坠落的银铃声。
  暴力才是这个时代唯一的真理。
  暴力凌驾伦理道德,暴力高踞在艺术上,暴力睥睨着欢乐笑颜;科学不再是为了汲求宇宙奥祕,而是为了获取更蛮横的暴力,收音机旁的耳朵再听不到醉人的音符,只有教条式的胜利宣传,宣传着高人一等的暴力形式。
  悲哀的感觉彻底取代了恐惧。我看着房门冷冰冰地带上。
  贝娣大哭,说:“我也要去!”
  贝娣瞪大眼睛,看着狄米特说:“妹妹也要学开枪。”
  贝娣慢慢睁开眼睛,身上的焦黑灼伤消融在和煦的白光之中,贝娣双手抱住自己的胸膛,胸口缓缓起伏着。
  贝娣没有说话,又睡着了。
  贝娣轻轻咳嗽,说:“哥哥,我好冷喔。”
  贝娣也开心地从后座大声喊道:“好漂亮喔,哥哥一定会喜欢这里。”
  贝娣在我怀中睡着了,从生死关头走了一回,她很累很累。我背着贝娣,用身旁的破布将贝娣紧紧系在腰上;我走到山王身旁,右手小心翼翼捧起了白光。那是山王最后的意志。
  背上那只可靠的大手,终于缓缓垂下……
  背着厚重上百枚银币的古思特明白,自己堕入地狱的时间已经快到了。
  被巨大草帽盖住半张脸的狄米特,湛蓝的眼睛流露出默契一笑,两手食指轻扣拇指,将手上的四枚铜板灵巧弹到橡木桌上,铜板溜滴滴地在桌上弧行,一齐撞上铁炼,发出清脆的金属声。
  被一群蜜蜂撕咬着,谁都会哭。
  被正义的力量,揉烂、挤烂、碾烂、轰烂。
  本来,结局不该是这样的。
  本来,我有无论如何都要血战归来的勇气与自信,但现在,上天的意思我已明白了。
  本来因为我先前还算是个乖孩子,所以教官只打算记我一只警告,不过因为我在训导处又大叫了两次,所以就变成一只小过。
  笨死了,我房间里根本没电视,玩个大头。
  鼻子只剩下黑色的窟窿,颊骨连皮带肉裸露在外,黑色的牙齿干燥
声明: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,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,未作人工编辑处理,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,欢迎发送邮件至:569980890@qq.com 进行举报,并提供相关证据,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。

相关推荐